浙商為何愛造車 賭徒還是英雄?
來源:中國經濟網 | 作者:chinacaw | 發布時間: 2019-05-17 | 108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    46家整車制造公司,2萬多家汽車零部件配套企業,浙商在汽車圈的身影無處不在。

   曾經的造車狂人葉文貴,上演“蛇吞象”收購案例的吉利汽車李書福,誓言造車的萬向魯冠球,新一代造車人零跑汽車朱江明……這些不同時代的浙江人,在汽車圈相遇,成為對手,也成為朋友。

  公開資料顯示,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,浙江人便以山雨欲來之勢沖進了造車跑道。他們的發家之路雖不盡相同,很多人卻把事業的發展重心放到了造車上。他們有的因造車聲名鵲起、富甲一方,有的也因造車退隱江湖、敗走麥城。

  造車,對浙商來說究竟是難以自拔的夢魘,還是理想中的香格里拉?

“賭徒”

  1988年,有著“溫州第一能人”之稱的葉文貴已是千萬富翁。他在電視上看到眾多的轎車廠商,居然沒有中國人自己的品牌。他說:“隨便什么高檔車我都買得起,可是我不服?!貝耪飧鮒醋啪⑼?,葉文貴交托了全部生意,閉門謝客,全心全意開始造車。

  有著浙商“教父”之稱的魯冠球,也癡迷于造車事業,他和葉文貴一樣想造屬于中國的汽車?!拔藝庖淮曬Σ渙?,我兒子也要繼續。兒子成功不了,我孫子繼續?!閉馕弧巴螄虻酃鋇牡拊煺咴誚郵苊教宀煞檬痹硎?,發展電動汽車是萬向集團的頭等大事,為此自己晚上覺都睡不好。

    和葉文貴、魯冠球相比,李書福是造車路上的成功者。彼時民營造車還不被允許,初始造車資金只有國有企業幾十分之一的李書福堅稱“請給我一次失敗的機會?!?/span>

   憑借浙商的“四千”精神,李書福想盡方法用1400萬元收購了四川一家小客車生產企業,順利拿到了小客車和面包車的生產權。1998年,第一輛吉利汽車豪情下線。四年后,吉利獲得了轎車生產資質。李書福選擇以低價策略打開市場?;蛐硎前鹽兆×恕?造車)早三年不行、晚三年也不行”的市場機遇,如今吉利已成長為年銷量超過200萬輛的企業集團。

    歲月匆匆,近年來汽車行業涌入了新一批造車人,其中不少都與浙江有淵源。比如浙江金華的零跑汽車,浙江桐鄉的合眾新能源,還有選擇在溫州建廠的威馬汽車。

   “草根”是第一代浙商的鮮明印記,但無法囊括所有浙商。新一代的浙商造車人有著較好的教育背景,也有過多年的汽車從業經驗,但不變的是對造車的執念,以及為了造車放下所有的“賭徒”精神。

   這種“賭徒”精神背后,是對中國汽車企業的希冀和期待。零跑汽車創始人朱江明曾稱:“中國汽車年產銷雖然已經超過2000萬輛(2018年乘用車年銷量為2371萬輛),但中國汽車品牌卻從未走向世界,至今在國際汽車市場整體處于邊緣地位。我相信‘讓中國的汽車走向世界’這不止是浙江企業家的目標,更是所有放眼世界的中國企業家們都想完成的夢想?!?/span>

愛折騰

    事實上,造車幾乎都不是這群浙商“賭徒”的第一次創業。

  葉文貴的第一次創業是從辦鐵柄廠開始的?;竦玫諞煌敖鷙?,葉文貴回到家鄉,先后開起了軋鋁廠、高頻熱合機廠和塑料薄膜廠。在那個萬元戶都是“稀缺物種”的年代,葉文貴的塑料薄膜廠年產值就達到400萬元,每年交稅18萬元,葉文貴成了彼時的溫州首富。

  和葉文貴一樣,魯冠球在造車前也已經富甲一方。從修自行車、到米面加工廠、再到農機廠,1945年出生的魯冠球完成了原始積累??吹街泄凳諧】計鴆?,魯冠球把當時已經年產值達到70萬元的“多元化”產品調整掉,集中力量生產專業化汽車零部件萬向節,后來拓展到生產汽車傳動軸、轎車減震器、轎車等速驅動軸等汽車零部件產品,開始“汽車產業相關多元化”布局。

  因汽車零部件而與造車結下不解之緣的還有龐青年。1958年出生的他曾放過牛、賣過茶、開過拖拉機。后來,龐青年瞄準了一個汽車項目與汽車輪胎項目,至此他與汽車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  被稱為汽車“狂人”的李書福,創業初期掘到的第一桶金是通過開照相館得來的。喜歡鉆研的他不斷研究政策,嘗試過金屬分離,電冰箱,裝潢材料,摩托車、汽車等多個行業,歷經6次創業轉型。

  與上述這些充滿荷爾蒙的造車狂人相比,還有一位“女性造車人”。她就是萬豐奧特控股集團董事長陳愛蓮?!懊揮信啦還鈉?,沒有過不了的坎”這句話就出自她之口。陳愛蓮最初是從鋁輪項目起家,隨后成立了上海萬豐鋁業有限公司。2000年,陳愛蓮開始進軍整車領域,之后建立了上海萬豐客車制造有限公司。

  繼承了第一代浙商造車的精神,第二代的浙商造車人也將浙商“愛折騰”的精神體現的淋漓盡致。

  朱江明先后做過通訊調度產品工廠、安防、視頻等相關產業,最后將目光轉向了電動汽車?!熬臀腋鋈碩?,之所以第三次創業進入汽車行業,除了技術、供應鏈管理和資金的積累,更多包含一份情懷,這也是浙商的一大特點?!被匾淦鹱約旱拇匆凳?,朱江明曾這樣說。

 英雄背影

  1989年,葉文貴造出了第一輛電動車,命名為“葉豐”牌;1990年10月,葉文貴的混合動力汽車“葉豐2號”誕生;1994年秋,葉豐概念型混合動力汽車誕生,最高時速達109公里,充電3小時可續航200公里……

   葉文貴離自己的汽車夢越來越近。不過,這時他已經耗盡了所有資產,工廠、房產、果園被一一賣掉,甚至還負債一千多萬元。1995年5月,資金鏈徹底斷裂的葉文貴送走了最后一名工程師。

   “再給我一千萬,我一定把我的電動汽車,開上高速公路?!幣段墓笳餼浠安晃摶藕?,但他并不后悔,“我花自己賺的錢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值了?!?/span>

  造車夢破碎后,他把所有的葉豐車鎖進倉庫,把所有的造車資料存在兩臺筆記本電腦里,過起了種花養魚的隱居生活。1997年,豐田第一款量產混合動力車普銳斯推向日本市場,并在當年售出1.8萬輛,不知當時的葉文貴看到新聞會作何感想。

    2017年3月,葉文貴因病去世,他的葉豐汽車如今在浙商博物館展示,靜靜地述說著他轟轟烈烈的造車傳奇。

  同樣有著造車執念的魯冠球,早在1999年就成立電動汽車項目組,定下“電池—電機—電控—電動汽車”的發展路線。隨后幾年,萬向就逐步研制出電動轎車、電動公交車。然而直到2017年10月魯冠球離世前,萬向集團“年產5萬輛增程式純電動乘用車項目”才正式獲國家發改委批準,成為國內第6家成功拿到獨立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的企業。

  為了造車飽嘗艱辛的還有龐青年,他投資的第一個汽車項目金華北方福來汽車公司,在1995年~1998年,僅生產了8輛豪華客車,隨后走向破產邊緣。2006年,青年汽車購買國外產品技術來生產汽車,但在2012年,雙方的合作就走到了盡頭,龐青年失去了技術支持。在汽車領域匆匆23年,龐青年想要通過并購完成汽車王國的完整版圖,卻未能如愿。

    愛造車的浙商已不能一一枚舉,萬豐奧特的陳愛蓮、吉奧汽車的繆雪中、鴻寶電氣的胡萬良…… 在這個世界上,成功的人千篇一律,失敗的人卻各有不同。 不以財富論成敗,不以成敗論英雄。造車這條路上,人來人往?!拔矣星?,我要干,我邊走,我邊看,我賠了,我愿意?!閉閔淌欽餉聰氳?,也是這么做的。

  朱江明坦言:“無論是葉文貴、李書?;故瞧淥斐等?,他們都擁有十分典型的浙商精神,心有大器、勇于進取、低調而敢闖,不管最后造車的結果如何,但他們身上的這股精神值得所有企業家學習?!?/span>

浙商為何愛造車

    啟信寶數據顯示,目前浙江省注冊的整車制造公司有46家,與汽車零部件及配件制造相關的公司有2萬多家。

  為何浙商愛造車?或許與浙江經濟活躍有關,平均25個浙江人中就有一個老板;或許浙江民間融資便利,降低了銀行出現壞賬的風險,給了浙商進入汽車領域的機會;又或許是買車的浙江人多,汽車消費溫床造就了汽車制造夢想。

 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,浙江汽車零部件企業眾多,并在不同地域形成了集群效應,這為浙商進入汽車制造領域創造了先決條件。比如青年、眾泰、康迪汽車地處“五金之鄉”浙江永康;吉利、吉奧汽車起始于被譽為模具、扳金沖壓件集散地的臺州。

   早在上世紀80年代,葉文貴的首輛混合動力車95%以上的汽車配件都來自溫州。葉文貴曾說,當時幾乎溫州所有的汽配廠家都在等待他的成功。魯冠球和陳愛蓮也都是從汽車零部件起步后,逐步瞄向了汽車整車制造。

  不可否認的是,浙商造車的興盛源于政策的春風。2003年10月,國家發改委、國家稅務總局在內的五部委到浙江考察。因為那時發改委先后收到了浙江40余家民營企業要求取得整車生產目錄的申請。彼時浙江省工商聯數據顯示,浙江進入汽車整車制造業的企業有28家,范圍涉及轎車、皮卡、商務車和客車,其中汽車生產廠5家,占全國的4%;生產改裝車的企業14家,占全國的2.7%。

  如今,浙江人對汽車產業的熱情仍沒有絲毫減弱。今年1月,浙江省發布的《浙江省汽車產業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(2019—2022 年)》顯示,預計到2022年,浙江汽車產量超過350萬輛,其中新能源汽車產量超過80萬輛;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超10000億元。

  未來,浙江計劃形成以杭甬臺為引領,溫州、湖州、嘉興及金華聯動的整車及零部件布局體系;支持自主品牌領軍企業成為國際一流企業,培育百億級整車龍頭企業10家、全國零部件百強企業30家以上和一批行業“隱形冠軍”。

    積極的政策孕育著浙江汽車產業的蓬勃發展,這是流動著的歷史,也是正在發生的事情。